厕所精灵波波侠

主食露仗露,我爱岸边露伴一辈子
经常性改名,认定这个波就对了www

意大利面之风!(是我自己煮的)

拍照时正好停在小飞机那里

呜呜呜呜呜

原来要加好友得用id搜索呀

好可怕啊,今天吃三养火鸡面看五部直播

都辣到我流眼泪了但是要我摘眼镜擦眼泪而错过茸茸jo家祖传打老婆的镜头是不可能的!(诶

于是我一边吃面一边流着眼泪看直播(。


说不定那是感动的泪水呢(

(总之我还是不太能吃辣啊

虽然大家都在玩jojopp

但是我还是有在玩jojoss!!

戒指现在可以兑换噩梦花!!

噩梦花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家快去体验啊啊啊啊啊啊

我爆炸了BOOOM


然后我的jojopp账号是GeckoPo谢谢!

my friend 大咪在遥远的圣保罗小岛与海豚游泳

画完顺便把露猫仗狗描了个线,没做啥别的

希望以后可以做到至少隔天画图打卡

画的太烂需要多练习

not the end

cp:承花还是花承我傻傻分不清楚

note:大概是一把沙雕的糖屎刀吧




视线逐渐被血模糊。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徐伦。”

空条承太郎的意识也开始朦胧了起来,海水的压力温柔的像一个拥抱。

虽然难免有一点担心,但是眼下也只能相信了。

他太累了,承太郎放任自己随着温暖的海水溜向隧道尽头的光。


然后他感觉有什么扯住了他的腿。


低头一看,是一条粗壮的粉色海豚鸡鸡。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承太郎挣扎了起来。

但是海豚好像并没有松开鸡鸡的意思。

仔细一看,这只海豚的眼神有点熟悉,前额还沾了一片发红的海草......

看起来简直就像某人啊。


“花京院......?”

承太郎停止了挣扎,他仿佛在海豚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我们来相扑比赛吧。”

果然是你啊。承太郎点了点头,他的眼眶有点热,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他应该抓眼前的海豚院的什么部位才能跟他相扑???


看着窘迫的承太郎,海豚院发出咔哒咔哒的笑声,绕着承太郎转圈。

“真是的,到底你只是我的回忆还是真的花京院啊?”

“当然是真的花京院啦,不然你可以问我只有我们知道的问题。”

“可是那样的话我也知道啊,这样还是无法判断,说些我不知道的吧。”


“我爱你。”


“真是的,都说了让你说些我不知道的啊。”

承太郎笑着摸了摸海豚院的鼻子。

“你这样我分不出来的,花京院。”

“你就算老了还是很辣。”

“很多人都这样跟我说。”

“我喜欢后入式。”

“嗯哼。”

“我以前趁你睡着的时候拿你当diy素材。”

“昂这我也知道啊。”

“噫!!!!”


海豚张开了嘴,从深处可以看见一对紫色的亮晶晶的眼睛。

“我说了你不许揍我啊。”

“少婆婆妈妈的快点。”


“一开始跟你去埃及我的目的不是当你朋友而是当你爸。”

!!???!?!!?


花京院金蝉脱壳,嗖的一下冲出去了好远。

“你给我等等啊!别跑!”

承太郎装作生气的样子追了上去,但是遮掩不住声音里的笑意。

两人又是少年模样,向着温暖的光奔跑着,打闹着。


欢迎回家。





to be continued...?



刚才看到自己画的海豚院跟六承突然思维发散了一下

半夜用手机写了这么个鬼东西

然后想起了Nick Cave & the Bad Seeds翻唱的Death Is Not The End,我比较喜欢这个翻唱的版本

不要难过了,死亡才不是旅途的终结。



之前面基时的智障产物

图二梗源自图三

是海豚花x六承(。

我又来深夜转本求回血了www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搜我的咸鱼号jollyreptile

顺便看看有没有其他感兴趣的嘛

人家想要零花钱的说(・᷄ᵌ・᷅)

jo厨有隐藏优惠哦(。